<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
    首頁 > 新聞 > 汽車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深度 | 難以翻身的4S店之王:龐大上半年再遭重創

    第一財經 2022-07-25 13:39:48 聽新聞

    作者:李溯婉 ? 南英    責編:彭海斌

    今年上半年,龐大業績受到重創,凈利潤預減九成以上,離重整人的預期相差甚遠。

    注冊地在唐山的龐大汽貿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1258.SH,下稱“龐大”)的命運令人噓唏。作為國內汽車經銷商行業曾經的老大、4S店之王,龐大經歷2019年破產重整后,目前“自救”之路依然坎坷。今年上半年,龐大業績受到重創,凈利潤預減九成以上,離重整人的預期相差甚遠。

    龐大銷售網絡遍布全國。7月22日上午10點,烈日當空,第一財經記者走訪了位于廣州市番禺區石壁街創源路的龐大汽車園,這里顯得有點冷清,其三個銷售店分別是一汽-大眾銷售中心、奧迪銷售中心以及龐大新能源。在一汽-大眾銷售中心,大廳內停放著6輛不同款式的汽車,此時尚未有客人光顧。一位工作人員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和疫情前相比,現在購車的客戶相對少,邁騰車型一個月大概銷售10多輛,店里的還有新能源汽車,每月銷量也是10多輛。

    “顧客下完訂單后,燃油車在幾天內就可以交車。新能源汽車則需要的時間長一些,大概一個月左右。價格可以優惠一兩萬元。”上述工作人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說。

    和一汽-大眾銷售中心的冷清不同的是,在奧迪銷售中心,大廳內停放著十幾輛不同款式的汽車,有數名客人正在看車或詢價。這里的銷售人員也向記者表示,相對于疫情前,目前銷量的確有所減少。“奧迪A6車型一個月可以賣10多輛,Q7的話,一個月也就兩輛。目前Q7的價格可以優惠7萬元。”他說。

    因客流量較少,龐大汽車園多款新車皆在打折促銷。

    史杰(化名)在汽車經銷商圈子里深耕多年,曾經與龐大一些內部人士打過交道,他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龐大一度倒下,既有內部原因也有外部原因,其曾“不務正業”頻頻拿地,重資產是導致此前資金鏈斷裂的原因之一,還有其對汽車銷售網點管理比較松散,難以適應從“躺著賺錢”到殘酷競爭的轉變。而經過破產重整的龐大,在當前的大環境下很難東山再起。

    不僅是龐大遇到沖擊,今年大多數經銷商日子都不好過。除了疫情沖擊之外,與汽車產品、銷售渠道、售后服務等方面正快速變化也有關。在史杰看來,傳統經銷商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4S店數量將會進一步收縮。

    龐大持續賣資產自救

    7月15日,龐大發布2022 年半年度業績預減公告稱,公司預計2022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較上年同期減少55,266.49 萬元至 56,266.49 萬元,同比下降 94.85%至 96.57%;預計 2022 年半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較上年同期減少 6,980.16 萬元至 7,980.16 萬元,同比下降 60.42%至 69.08%。

    2021年上半年,龐大的凈利潤為58,266.49 萬元,扣非凈利潤為-11,552.84 萬元。龐大方面稱,今年上半年業績預減的原因,一方面是營業收入同比有所下降,銷售毛利率呈下降態勢,導致扣非凈利潤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是處置子公司股權所產生的非經常性損益金額較上年同期減少。

    就在上個月,龐大發布關于出售子公司股權抵償債務的公告,將向天津中原星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原星”)轉讓其持有的滄州龐大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滄州實業”)100%的股權,轉讓價款為3.42億元。滄州實業無實際經營業務,但持有土地使用權和房產資源。此次交易預計給公司帶來收益約1.95億元。

    龐大表示,公司將目標股權進行轉讓處置將用于抵償公司旗下子公司與受讓方之關聯方北星(天津)汽車有限公司的借款,降低了負債,減輕了負擔,符合公司整合資源、盤活資產的整體規劃,有利于公司的長遠發展和股東利益。

    近年來,龐大頻頻出售資產救急。2020年底,龐大先以6400萬元出售子公司內蒙古鵬順汽車名下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數日后,該公司又將濱州、淄博、秦皇島等地的5家汽車銷售子公司的全部股權打包,以5.71億元的價格出售給中原星。

    2021年,龐大資產處置節奏加快。據龐大發布的公告,3月,公司以6719萬元處置洛陽子公司的一塊土地;4月擬以6.55億元出售中冀樂業(北京)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6月擬以2.7億元的價格出售子公司自貢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

    龐大此前曾陷入嚴重虧損,資金鏈一度斷裂,2018年~2019年的扣非凈利潤分別為-68.4億元、-40.52億元。龐大擁有絕對控制權的冀東豐在2019年5月13日表示,因龐大1700萬元債務到期且明顯喪失清償能力,該公司向法院提請對龐大進行破產重整。

    隨后,龐大掌門人龐慶華出局。2019年12月,龐大完成重整,深商集團總裁黃繼宏成為龐大集團實際控制人。深商集團、國民運力及元維資產組成的重整人承諾,龐大2020年、2021年、2022年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7億元、11億元、17億元,或2020年、2021年、2022年的凈利潤合計達到35億元。

    不過,即便頻頻變賣資產,龐大的業績仍遠不如重整人當年的預期。數據顯示,2020年~2021年,龐大凈利潤分別為5.80億元和8.98億元。

    近幾年,由于車市調整疊加疫情沖擊,龐大不斷收縮經營網點數量。

    公開資料顯示,成立于2003年3月3日的龐大,在2010年時是中國最大的汽車經銷商,鼎盛時期的網點數量曾達到1439家,但隨后不斷減少,2018年降至806家。破產重整后的龐大,其經營網點數量依然在縮減。2019年~2021年,龐大經營網點數量分別為402家、329家和283家。

    4S店利潤有多少?

    7月14日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公布了“2022中國汽車經銷商集團百強排行榜”,該榜單以汽車經銷商2021年度營業收入為依據進行排序。龐大以286.33億元營業收入排在第17位,與榜首的中升集團(1751.03億元)差距較大。

    龐大主營業務為汽車經銷及維修、養護。然而,如果不是靠頻頻賣資產,龐大2021年的利潤賬本并不好看。龐大去年凈利潤率為3.12%,但值得注意的是,龐大因股權轉讓事宜產生的投資收益就達14.18億元,其扣非凈利潤為-3.89億元,同比減少308.48%,扣非凈利潤率為-1.36%。

    龐大的現狀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當前大多數中國傳統汽車經銷商的困境。

    “從出廠價到廠商指導價,燃油車廠家往往給經銷商預留6%左右的利潤空間,新能源車廠家的是10%左右。早些年,車市競爭沒那么激烈,賣一輛燃油車能夠賺一兩萬輛甚至更多,但近年隨著競爭加劇,僅有少數熱銷車型可以賺萬元以上,許多經銷商讓利促銷,有些不好賣的車型,經銷商將利潤空間全部讓出去,甚至為了沖業績而虧錢賣車。不同車企對經銷商完成預期目標以及對超額售出新車的獎勵存在差異,這塊在經銷商圈子里則屬于商業秘密。” 史杰如是說。

    一家4S店的建筑面積動輒4000~5000平方米,員工往往有一兩百人。史杰談到,每家4S店運營成本以及利潤有所不同,因為不同城市土地租賃費、人工費等有所區別,即使是地租,不同時期拿也是有區別的。例如在廣州地租較貴的地方,一般標準4S店每個月的所有運營成本差不多近100萬元,如果是豪華車品牌,4S店面積可能會更大,有的超過1萬平方米,運營成本則更高些。

    一家新能源車企相關負責人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新能源汽車的經銷商的毛利率應該在10%以內,而在燃油車領域,廣汽豐田的新車銷售毛利率在5%左右,基本上算是最高的了,目前其他燃油車品牌許多經銷商的新車銷售毛利率基本上是零甚至是負的。

    史杰稱,整體來看,經銷商集團百強目前的凈利潤率一般不超過2%,而毛利率由于成本是個比較復雜的概念,各家差異比較大。

    “早期,龐大抓住了中國車市高速增長的黃金期,靠粗放型擴張迅速發展起來,但近年來車市發生結構性調整,由增量市場變為存量市場,尤其是一線等市場,換購占比越來越大,對產品和服務的要求明顯提高。整個市場都在驟變中,不僅是龐大,絕大多數經銷商集團都處于行業變革的陣痛中,以及正在尋找突圍的路徑。” 史杰如此認為。

    2009年,我國首次提出了購置稅減征政策,疊加“汽車下鄉”政策,我國乘用車銷量當年首次突破千萬輛,同比增長53%,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并迎來高速發展的黃金期。2017年,我國汽車銷量達到最高的峰值2887.89萬輛,隨后跌跌不休。直至2021年,我國汽車銷量增長3.8%達到2627.5萬輛,結束了自2018年以來連續三年下降趨勢。不過,今年上半年,我國汽車銷量不盡如人意,同比下跌6.6%至1205.7萬輛。

    隨著市場結構性調整、競爭加劇以及疫情沖擊,汽車經銷商的暴利時代已結束,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在汽車換道過程中“顛簸”。

    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的調查報告,在2020年上半年,汽車行業受到疫情重創,實現銷量增長的經銷商比例僅為21.5%,其中有60%的經銷商為豪華/進口品牌經銷商;經銷商虧損面也在擴大,38.3%經銷商出現虧損;經銷商在2019年新車毛利率首次為負之后,2020上半年新車毛利率進一步下降至負3.5%。由于壓力陡增,經銷商維權與退網事件也不斷上演,2020年上半年乘用車經銷商總數為2.98萬家,較2019年底數量減少0.7%,其中,新增授權4S店為824家,退網4S店的數量則達到1019家。

    2021年,隨著車市復蘇,終端優惠幅度收窄,超過半數經銷商實現盈利,盈利面上升至53.8%,虧損面下降至17.5%。此外,有七成經銷商完成了全年任務指標的80%以上,完成全年銷量目標的經銷商占比為29.4%。不過,這一勢頭并未延續。2022年上半年,按計劃完成半年銷量任務的經銷商不足一成,銷量任務完成率在70%的經銷商也只占四成左右。今年上半年,經銷商普遍面臨單車利潤減少、業績下滑、資金周轉較慢等問題。

    電動車加速引發渠道裂變

    龐大等汽車經銷商的壓力,不僅來自于經銷商之間的競爭,還有來自于電動車加速蠶食燃油車地盤引發業態的變化。

    當前,汽車行業正從燃油車切換到電動車賽道,倒逼經銷商加快變革。產品的變化,帶來消費與服務方式的變化。對于廠商來說,燃油車的玩法與電動車完全不同,燃油車的盈利大頭在售后服務(配件和維保),電動車的盈利大頭在交易,售后維保費用較少。新技術和新產品的變化,必然對銷售和服務提出新需求。

    特斯拉、蔚來、理想等電動車企采取直營模式,小鵬汽車、廣汽埃安等電動車企采取“直營+經銷商”模式。比亞迪、廣汽豐田等在今年上半年銷量表現好的主機廠,也在原有經銷商網絡的基礎上新添商超店等模式。

    借鑒特斯拉直營模式,廣汽埃安去年7月在廣州開設首家直營店,廣汽埃安副總經理肖勇近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稱,這家直營店目前每個月有300輛左右的訂單,入店客戶在APP上下單后,該直營店將訂單分給廣州各家經銷商,由經銷商接棒去完成交車和后續服務。這家直營店明顯提升了埃安的銷量。目前,埃安在廣州有12家經銷商,加起來每月銷量大約是3000~4000輛,直營店的訂單大約占到10%,訂單量已達到一個4S店的標準,其展廳提升了營銷能力,主要起到展示、線索收集引流以及促進APP下單成交的作用,但目前與埃安經銷加盟店不存在競爭關系。

    肖勇稱,現在還是燃油車的天下,但隨著新能源車逐漸普及,4S店這種模式會發生顛覆性變革。不同燃油車,新能源車的傳統服務業務會越來越少,包括OTA(空中下載技術)生態等線上服務會越來越多。線下的經銷商將主要是承接交車和部分服務,而更多業務會轉移到線上運營。

    “目前,許多燃油車4S店經營者依然認為賣車不掙錢,要靠售后服務來養店。這種模式未來一定會打破,靠服務是不可能養活4S店。因此,4S店某些環節未來可能會逐步消失。”肖勇稱,未來的變化,一方面是新車銷售要掙錢,另一方面是傳統服務不再掙錢或不再掙太多錢,比如換機油維護保養在新能源車上已不存在,更多的盈利點是來源于生態、軟件升級以及周邊生態的服務。

    為促進新能源汽車加速發展,新能源車廠商紛紛在渠道、服務等方面嘗試多元化運營。例如,比亞迪的汽車經銷商昊城集團目前擁有4S店、銷售城市展廳、商超店、網約車維修服務中心、運營車輛事業部、新能源汽車充電服務站及保險事業部等,不斷拓展新業務。

    今年上半年,我國新能源汽車逆勢上揚,銷量達到260萬輛,同比增長115%,滲透率高達21.6%,業內預計今年新能源車銷量將達到500萬~550萬輛,甚至有望超600萬輛。

    電動車提速擠壓燃油車廠商的空間。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今年在百人會論壇上談到,2021年,傳統燃油車市場現存85個品牌,其中34個品牌月銷量千輛以下,有9個品牌消亡。未來3~5年將有80%的中國燃油車品牌“關停并轉”(即關閉、停產、合并、轉型)。

    曾為燃油車品牌沖鋒陷陣的“龐大們”,則正承受著汽車產業驟變的陣痛。史杰談到,燃油車的發動機、變速器等核心零部件在在新能源車上被電池、電機以及電控等取代,而電池等核心零部件基本是外包給電池廠,例如寧德時代僅在廣州就設立了幾十個維修中心,電池維修業務基本被電池廠拿走。

    “維修保養費原來在燃油車4S店收入中占大頭。與燃油車不一樣,新能源車靠售后服務盈利的模式很難,新能源車廠商一般會對消費者承諾‘三電’等核心零部件終身保修,而新能源車一般情況開兩萬公里保養費用大約僅需要500元,因此4S店要靠售后服務賺錢的模式難以為繼。”史杰認為,如何通過技術加速產品、渠道以及服務的創新來提升利潤,主機廠正尋找對策,未來在渠道上將會更加多元化,應該會采取直營、聯營、加盟等多種模式,尤其是未來一些電動車企年銷量沖上百萬輛規模之后,其銷售渠道以及售后服務等環節將會加速變革。

    汽車產業價值鏈正在重構中,部分主機廠紛紛通過直營店、OTA技術等直接觸及C端消費者,與經銷商的分工不再像燃油車時代那般涇渭分明,一些電動主機廠甚至已開始直接延伸到銷售以及售后服務業務。而電池等零部件企業也在加快通過產品和服務切走4S店的“蛋糕”。

    不過,對于新能源車,不論是車企的技術研發、流通渠道、服務體系,還是相關部門的法規標準、監管機制,都還沒有得到充分的完善。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公布的信息,《新能源汽車售后服務規范》團體標準正在緊鑼密鼓地往前推進,在吸收行業各方面意見進一步修改完善后,計劃在今年年底前正式發布。

    新能源汽車售后服務體系的建立,目前并沒有統一的模式,車企自建、合作以及獨立第三方的路徑都在探索過程中?;馃岬男履茉促惖烙咳氪笈Y本和跨界企業,正在打破汽車行業原有格局,進入新能源“春秋戰國”混戰時期,新車企和新經銷商來勢洶洶,欲出奇制勝搶奪出線機會。

    四面受敵的龐大正在轉型。龐大總經理趙鐵流在2022年春節賀詞中提到龐大去年的種種努力,包括與央企在新能源領域達成戰略合作伙伴,與懂車帝汽車資訊平臺進行主播認證合作,圍繞當前車市環境下的營銷變革,就直播、主播孵化、后鏈路提效、二手車等展開深入合作。

    然而,從今年上半年業績來看,如何打破原有運營思維、面對行業快速的變化以及驍勇的后起之秀,龐大尚未尋找到行之有效的對策,翻身之路依然困難重重。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財最熱
    點擊關閉
    аⅴ 天堂最新版在线,japan少妇洗澡videos,A一级黄片

    <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