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
    首頁 > 新聞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能源危機如何影響德國工業?德ifo經濟研究所專家:必然損害競爭力

    第一財經 2022-07-27 18:47:44 聽新聞

    作者:高雅    責編:盛媛

    Gazprom宣布從27日開始,“北溪1號”天然氣管道輸氣量將減少到滿載能力的20%。

    當前,縈繞在不少德國人心中的一個問題是,能源危機下德國能否安然度過這個冬天? 

    德國伊弗(ifo)經濟研究所能源、氣候和資源中心主任皮特爾(Prof. Dr. Karen Pittel)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答案很大程度取決于從俄羅斯進口的天然氣。如果俄羅斯繼續向德國輸送足夠量的天然氣,當前的儲氣目標就有望實現。

    皮特爾說,供應不足導致德國天然氣與電力價格高漲,這必然損害德國工業的競爭力。“在俄羅斯長期停止供應的情境下,是否會出現個別企業被迫停產的情況,將取決于在短時間內,總體天然氣需求減少多少。”她稱。

    制造業悲觀情緒達15個月來的最高水平

    德國近日將其儲氣目標進一步提高。希望在9月1日前達到75%,10月1日前達到85%,11月1日前達到95%的儲氣量。截至26日,根據歐洲燃氣基礎設施組織(GIE)的數據,德國的天然氣儲量為66.75%。

    俄羅斯通過“北溪1號”輸氣管道向德國的供氣量不斷減少。6月,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以一臺正在加拿大維修的渦輪機延遲返回為由,將供氣量降至40%。本周剛開始,Gazprom又宣布,從27日開始,“北溪1號”天然氣管道輸氣量將減少到滿載能力的20%。

    今年以前,俄羅斯提供了德國總體天然氣需求的55%,在過去4個月里,德國已將這一比例削減至30%。 

    據德國媒體報道,監管天然氣儲量的德國聯邦網絡管理局(Bundesnetzagentur)負責人穆勒(Klaus Mueller)在本周表示,他認為德國可能無法在11月1日前達到90%至95%的儲存能力的目標。按照目前“北溪1號”的輸送水平,在最好的情況下,德國屆時的天然氣儲存水平最多達到80%至85%。

    上周德國政府動用153億歐元救助德國能源巨頭Uniper,在俄羅斯供氣量減少時,后者不得不動用天然氣庫存。本周二(26日),Uniper的發言人表示,該公司訂購的俄羅斯天然氣只收到了33%,比前一天40%的水平更低。

    皮特爾認為,如果為了彌補俄羅斯天然氣供應缺口,Uniper這樣的能源巨頭開始使用儲存的天然氣,減少成本,那么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糕。“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天然氣供應商要么轉嫁高額的價格,要么需要(政府的)幫助。”皮特爾說。

    歐洲的政治家們一再表示,俄羅斯可能會在今年冬天徹底切斷天然氣供應,這將使德國陷入衰退,并導致已經高企的通貨膨脹繼續飆升。

    德國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將于本周五公布。經濟學家預計,德國GDP將僅增長0.1%。2021年第四季度德國經濟萎縮0.3%,今年第一季度增長0.2%。

    Ifo總裁弗伊斯特(Clemens Fuest)說,德國正處于衰退的邊緣。他稱:“企業預計未來幾個月的業務將變得更加困難,他們對自己目前的狀況也不太滿意。更高的能源價格和天然氣短缺的威脅正在對經濟造成壓力。”

    德國企業的情緒已經明顯降溫。Ifo經濟研究所25日公布的7月份商業環境指數從6月份的92.2點降至88.6點,達到2020年6月以來的最低值。

    根據ifo的報告,德國制造業對未來幾個月的悲觀情緒達到2020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這種悲觀情緒幾乎延伸到了所有行業,新訂單出現了兩年來第一次下降。在貿易領域,企業越來越擔心未來幾個月的情況,沒有一個零售部門對未來持樂觀態度。服務行業的商業環境也大幅惡化,企業預期的崩潰尤為明顯。

    皮特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高昂的天然氣和電力價格面前,一些公司可能會把高價轉嫁給客戶,但對某些公司來說,這要么不可能做到,要么只可能在有限的范圍內轉嫁。

    “能源安全如果得不到保障,這當然是有代價的。目前,我們觀察到尋找并彌補關鍵供應商非常困難。如果房屋不能供暖,企業不得不關閉,或者因為能源問題而離開,成本將是巨大的,而且可能比確保能源安全的戰略代價更高。”皮特爾說。

    能源替代能否成功

    德國氣候與經濟首席執行官(CEO)聯盟(Stiftung KlimaWirtschaft)常務董事納林格(Sabine Nallinger)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與其交談過的許多德國CEO均認為,在這場能源危機后將更堅定地走“氣候中立”的道路,他們的態度不是“盡管有這場危機”仍要這樣做,而是“正因為這場危機”才要這樣做。

    皮特爾則說,在電力部門,有一部分天然氣的使用是比較容易被替代的,但工業或家庭的靈活性總體上要差得多。鑒于俄羅斯可能停止向歐洲出口天然氣的現實,準備好在發電中盡可能少地使用天然氣是絕對有意義的。

    本月,德國通過能源一攬子法案修訂提案,希望在2030年實現80%可再生能源發電的目標。截至目前,可再生能源占德國電力供應量的一半左右。

    皮特爾認為,這一目標從技術上和經濟上來說都是可行的。“鑒于目前的高電價,有對私人投資者的必要激勵。然而,比如風力發電量的擴大受到冗長的審批程序和低社會接受度的影響。此外,由于可用的熟練勞動力的限制,諸如太陽能等發電終端的安裝最終是受到限制的??紤]到過去幾年的安裝率,這些目標無疑是雄心勃勃的。但就我來看,這些目標能否實現還不清楚。”她說。

    不過,皮特爾稱,由于燃氣輪機可以快速提升和降低功率,天然氣技術是目前彌補可再生能源波動性的合理橋梁技術。因此,未來在部署可再生能源時,必須努力提高能源效率,建立清潔氫氣市場,提高電力需求響應的靈活性。

    “然而,這將需要一些時間,在此期間,在可預見的未來,必須使用天然氣來保證高峰負荷。”皮特爾說。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財最熱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 第一財經
      VIP APP

    點擊關閉
    аⅴ 天堂最新版在线,japan少妇洗澡videos,A一级黄片

    <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