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
    首頁 > 新聞 > 商業人文
    • 藝術市場新生態觀察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齊白石張大千天價畫作會聚上海,講述藝術市場的大師傳奇

    第一財經 2022-09-06 18:12:44

    作者:朱潔樹    責編:李剛

    齊白石或許是中國傳統繪畫的收關畫家,而張大千幾乎是窮盡了中國畫技法的繪畫奇才。

    今年是榮寶齋誕辰350周年,也是龍美術館10周年,這兩個中國重要的藝術機構合作舉辦的“南張北齊:張大千齊白石書畫藝術特展”于9月2日在龍美術館開幕,展覽會持續至10月16日,之后將巡展至北京榮寶齋。

    作為老字號的藝術經營機構,榮寶齋在20世紀初的北京培養、見證了很多藝術家的發展。而龍美術館創始人、資本大佬出身的劉益謙,在近30年里是中國藝術市場的重要動力,在拍賣市場屢屢創造紀錄。作為20世紀最重要的兩位藝術家,齊白石和張大千在榮寶齋和龍美術館的收藏序列中具有重要地位。

    “榮寶齋和龍美術館在這個展覽中各有側重,榮寶齋收藏的齊白石作品比較豐厚,張大千是龍美術館收藏的重點,”榮寶齋副總經理唐輝表示,“我們這次帶來的一些手卷都是榮寶齋的鎮齋之寶,到上海跟龍美術館的張大千合二為一,成就了這樣的藝術饕餮大餐。”

    針對展覽名稱“南張北齊”,唐輝解釋說,其實齊白石和張大千都是南方人,后來齊白石定居北方,開始關注北方的花草,“他畫的牽?;?、大窩瓜、大南瓜、大葫蘆都特別有名,他的畫風也越來越雄強,可以說,他的成就主要在北方。”

    本次展覽總共有50件(組)作品組成,囊括了兩位藝術家不同時代的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多件是曾經出現在藝術市場的創下天價的重磅拍品。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場展覽也是百年藝術市場的一個縮影。

    農民文人畫家和作偽大師

    齊白石1864年出生于湖南湘潭的普通農民家庭,直到40歲,他還只是一個喜愛繪畫并且有木工手藝的農村人。

    年屆不惑之時,齊白石從河北到廣西一路巡游,結識朋友,臨仿古人,觀景寫生,這段經歷開啟了他的胸襟和眼界?;氐焦世镏?,他置田購房,親自將房屋翻蓋一新,開始實踐一種超然塵世的文人生活,在每天可以看到蔬菜果木、聽到蛙叫蟬鳴的鄉村環境,隨著自己的性子和理解吟詩作畫。

    在齊白石的早期作品中,《梅石圖》《遺響白云》《鳥木圖》分別帶有明顯的吳昌碩、金農、八大山人的風格。策展人謝曉東在展廳做導覽時解說道,齊白石學習八大非常到位,但又不太一樣,”他沒有八大的亡國氣質,所以他畫的小鳥沒有孤傲的感覺,顯得很萌。”

    齊白石,遺響白云,紙本設色,1918年,榮寶齋提供

    齊白石的鄉野生活在1917年被打破,年逾半百的他為避戰亂進京,結識了陳師曾等人,并于兩年后正式定居北京,進入當時的北京文化圈,也開啟了自己藝術人生的精彩半場。

    如果說齊白石本質是一個擁有文人理想的樸實農民,那么張大千便是善于自我經營的繪畫奇才。

    彼時的張大千,剛剛二十出頭,這個來自四川內江的年輕人,先在日本學習染織,回國時得知未婚妻病逝,便去松江禪定寺出家。他的出家經歷僅僅維持了100天,但他的法號“大千”,將成為世人知曉他的名字。1920年,張大千在上海拜師學畫。他對古人風格的判斷眼光和收放自如的臨摹技術令其很快脫穎而出,成為臨摹仿制的大師。當時,他的偽作給整個收藏界帶來了不小的困擾,甚至在后來的幾十年里,都有他在收藏大家面前直接指出某件作品是自己所畫的軼聞,在他身后,關于一些畫是原作還是張大千版本的偽作的爭議,依然沒有停止。

    張大千,江堤晚景,紙本設色,1946年,私人收藏,龍美術館提供

    在本次展覽中有幾件張大千的早期作品,分別是其臨仿石濤、趙孟頫等古代大師而作。謝曉東解釋說,張大千相信創作中國畫必須先學習古人,學好以后才能有自己的風格,后世藝術評論人傅申將這段經歷稱為張大千的“血戰古人”。然而,作偽畢竟不是一項高貴的事業,張大千因為臨仿技術的高超在當時的書畫界獲得了毀譽參半的名聲。

    謝曉東介紹說,彼時的張大千已經頗有經營自己的頭腦了,年紀輕輕的他就留起了氣派體面的大胡子,他也非常善于結交藝術評論人。

    “衰年變法”和“莫高窟臨摹”

    榮寶齋,前身是始創于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的松竹齋,進行琴棋書畫、筆墨紙硯相關的經營活動。清末民初,榮寶齋開始經營一項“掛筆單”業務,即掛出書畫家鬻字賣畫的價目表,為顧客和書畫家提供中介服務。

    據悉,在齊白石初到北京時,當時榮寶齋的經理王仁山欣賞他的作品,將其懸掛在店鋪的顯眼位置盡力推銷。榮寶齋對齊白石在北京的成功提供了不少助力,也從此與其結緣半生。

    齊白石于57歲定居北京,逐漸結識梅蘭芳、林紓、陳三立等文藝、政治界人士,也在陳師曾的建議下,開始了衰年變法。藝術評論人呂澎在《20世紀中國藝術史》中指出,齊白石開始意識到,在受到西方影響的城市里,人們不再向往古拙野逸,而更喜歡畫作中出現日常生活中的普通對象,而這對于農民出身的他來說是駕輕就熟的事。農村地頭的瓜果菜蔬、蟈蟈蝗蟲開始成為齊白石入畫的題材,它們以文人畫的寫意方式出現在城市受眾面前,這樣的清新風格令藝術家大受歡迎。

    他帶著思鄉之情畫下南方的草木,也開始關注北方的花鳥昆蟲,梅蘭芳家燦爛盛開的牽?;?,很快成為他鐘情于描繪的對象。藝術評論人陳履生提出,在齊白石的筆下,自然界的宏觀與微觀涌動而出,他對于自然的詩意領會和聯想表達,影響了后世的畫家,也締造了大眾的審美想象。

    齊白石,可惜無聲 ? 花草工蟲冊(局部),紙本設色 冊頁(十三開),1942年,私人收藏,龍美術館提供

    1942年春,齊白石畫了一套12開的“花鳥工蟲冊”,自題“可惜無聲”。冊頁采用工筆、寫意及工寫結合的手法,將植物花卉與昆蟲肆意搭配,如一幕幕充滿意趣的鄉間小景。謝曉東介紹說,這套作品是藝術家巔峰時期的代表作,也是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榮寶齋木板水印的母本。1995年10月5日,《可惜無聲·花鳥工蟲冊》在拍賣場上以198萬易手。2009年11月22日,它再次現身北京保利的拍賣會,并以9520萬元成交,刷新了齊白石個人作品的拍賣紀錄,買家就是后來創立了龍美術館的劉益謙。

    在展廳中,與這件作品并置的,是榮寶齋收藏的《九秋風物圖》。這幅畫創作于1944年,彼時,按照齊白石自己的算法,他已經“八十四歲”了,但他筆下的秋天絲毫沒有蕭瑟之意,依然是百花競開,草蟲飛鳴的景象,畫面中間,有一只蟬剛剛蛻殼。

    齊白石,九秋風物圖,紙本設色,1944年,榮寶齋提供

    在齊白石經歷衰年變法,抵達自己藝術高峰的同時,張大千也開始進入自己藝術人生的第二階段。(張大千聽聞莫高窟藝術,心向往之。)1941年,43歲的張大千抵達莫高窟,擬建敦煌研究院,并開始臨摹敦煌壁畫。在兩年多的時間里,張大千帶著家人和藏族畫師完成了近300幅壁畫的臨摹,為之后的考古和歷史研究提供了有價值的資料,敦煌藝術中豐潤飽滿、色彩艷麗的特點也對他之后的創作造成了深刻影響。

    在此后創作的《修竹仕女》(1943)、《紅拂女》(1944)和《明妃出塞圖》(1945)中,張大千一改晚清人物畫中的柔弱形象,呈現出優雅流暢的線條、雍容豐腴的姿態、華彩富麗的色彩。在當時的中國文化界看來,張大千繪畫中的這種文藝復興,比歐洲油畫更加動人。歷史學家陳寅恪曾經評價其繪畫“雖是臨摹之本,兼有創造之功,實能于吾民族之上,別闊一新境界”。

    張大千,紅拂女,設色灑金箋,1944年,私人收藏,龍美術館提供

    “人民藝術家”和“潑墨山水”

    晚年的齊白石一直寓居北京,歷經戰亂侵襲、政權更迭,富有聲名的他像其他很多藝術家一樣,難以避免地會受到外界環境影響,同時努力維護著自己的一方天地。在北平淪陷期間,他經常以“白石老人心病復作,停止見客”(1939)、“畫不賣與官家”(1940)、“停止賣畫”(1943)等態度應付來者,不過他的這些貼在門上的字條也常會被人揭去收藏。

    在展廳里有一件極具氣勢的大作《松柏高立圖》,旁邊配有篆書對聯“人生長壽,天下太平”。據說這幅畫原本是齊白石于1946年為蔣介石賀壽而作,它在拍賣場上也有一個頗為輾轉而戲劇化的故事。早先,《松柏高立圖》是美國舊金山的一位私人藏家收藏的,2005年,該作品被拿到國內拍賣,劉益謙以500萬元人民幣拍得。2010年,劉益謙又以1200萬元拍下了該畫所配的篆書對聯,并于次年將“合璧”之后的作品拿到嘉德拍賣。2011年5月22日,《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以8800萬起拍,最后以3.7億的天價落槌,加上15%的傭金,成交價為4.255億元,刷新了齊白石個人書畫成交紀錄,也刷新了中國近現代書畫成交紀錄,劉益謙作為中國藝術市場的強力推手,再次成為公眾焦點。當時的媒體在報道此次拍賣時,紛紛驚嘆劉益謙“6年凈賺3.5億”。然而,關于這幅作品是否是贗品的爭議也逐漸浮出水面。2013年,劉益謙本人在接受采訪時透露,這幅畫的買家一直沒有付款。而今,它依然懸掛在龍美術館的展廳。

    齊白石,松柏高立圖·篆書四言聯,紙本水墨,1946年,私人收藏,龍美術館提供

    在生命的暮年,齊白石與榮寶齋依舊關系密切。據榮寶齋現任副總經理唐輝介紹,1949年榮寶齋重開以后,給齊白石作品的定價從2元一尺一直漲到8元一尺,選擇其合適作品進行木版印刷,滿足當時的社會需求,也出版了《白石老人畫集》。齊白石于1957年以“人民藝術家”身份去世,據他自己的算法,享壽97歲。

    張大千并沒有停下他探索世界的腳步。1950年,他前往印度舉辦展覽,暫居大吉嶺開始考察印度藝術,隨后,他又前往阿根廷、巴西,縱橫于世界各地。因為眼疾的影響,他開始了自己的“衰年變法”,即“潑墨”實驗。

    2016年4月5日,劉益謙在香港蘇富比的拍賣會上以2.7億港元的價格拍得張大千晚年的作品《桃源圖》。

    張大千,靈巖山色圖, 絹本設色,1981年,私人收藏,龍美術館提供

    齊白石和張大千,是中國20世紀繪畫的兩座高峰,在拍賣場上,也是中國現代藝術最重要的兩位畫家。他們曾經共處同一個時代,然而,他們又截然不同。

    齊白石或許是“中國傳統繪畫終盤里的收關畫家”,他一生保持文人傳統,將詩書畫印作為日課,同時以其質樸的農民本質,調和了文人雅士與普通百姓之間的審美溝壑。而張大千幾乎是窮盡了中國畫技法的繪畫奇才,在晚年,創造出脫離中國筆墨、近乎于抽象的繪畫表現方法,構成了中國傳統水墨繪畫領域最早的破壞性的實驗,也成為他最后的最具代表性的圖像。

    “回望美術史,我們可以看到歷朝歷代的經典,包括齊白石、張大千,都是時代創新的代表,我們在今天還能看得津津有味,還能看到精彩,是因為他們的作品都是超越那個時代的,”唐輝總結說,“每個藝術家在學習傳統的時候,是為了把傳統放下而找到自我,這個就是藝術家的時代責任。”

    “歷史上有些時候,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發展受到外來文化的沖擊,另一方面,往往這也是一種機遇,傳統文化會與時俱進,會迎來進一步發展的機會。”謝曉東表示,怎樣做到既變又不變,展覽中呈現了兩位中國古代傳統大家的回答。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請點擊這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財最熱
    點擊關閉
    аⅴ 天堂最新版在线,japan少妇洗澡videos,A一级黄片

    <var id="fz3dg"><b id="fz3dg"></b></var>
    1. <nav id="fz3dg"><code id="fz3dg"><cite id="fz3dg"></cite></code></nav>
      
      

    2. <sub id="fz3dg"><code id="fz3dg"></code></sub>
      <ins id="fz3dg"><mark id="fz3dg"></mark></ins>